<tbody id="2cw9a"></tbody>
<dd id="2cw9a"><track id="2cw9a"></track></dd>

<rp id="2cw9a"></rp>

  • <dd id="2cw9a"></dd>

  • 風貌建筑 風貌建筑
    全部分類

    解放日報:歷史街區保護 需有十年磨一劍定力

    • 分類:業內新聞
    • 作者:柳森
    • 來源:解放日報
    • 發布時間:2020-01-21 14:11
    • 訪問量:

    【概要描述】說起如今上海市民的公共文化生活,不能不提思南公館。它所依托的思南路花園住宅區是上海優秀歷史建筑群中的典型代表。很多市民熱愛、鐘情于這個街區的風范與格調,卻未必知道,這個街區也曾黯淡、破敗,直到1999年前后,開始孕育新的活力。

    解放日報:歷史街區保護 需有十年磨一劍定力

    【概要描述】說起如今上海市民的公共文化生活,不能不提思南公館。它所依托的思南路花園住宅區是上海優秀歷史建筑群中的典型代表。很多市民熱愛、鐘情于這個街區的風范與格調,卻未必知道,這個街區也曾黯淡、破敗,直到1999年前后,開始孕育新的活力。

    • 分類:業內新聞
    • 作者:柳森
    • 來源:解放日報
    • 發布時間:2020-01-21 14:11
    • 訪問量:
    詳情
      說起2019年上海新誕生的文化地標,不能不提上音歌劇院。它不僅是一座凝聚了多方心血、來之不易的新建筑,更以幾代上音人的夢想為底色,點亮了建筑所在的整個街區。
     
      說起如今上海市民的公共文化生活,不能不提思南公館。它所依托的思南路花園住宅區是上海優秀歷史建筑群中的典型代表。很多市民熱愛、鐘情于這個街區的風范與格調,卻未必知道,這個街區也曾黯淡、破敗,直到1999年前后,開始孕育新的活力。
     
      同濟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邵甬教授,是這兩個街區煥發新生背后最主要的見證者、參與者之一?;仨虾v史街區保護與再生20年來路,邵甬感慨萬千。
     
      沒有先例的探索
     
      解放周一:十余年前,您第一次踏入如今思南公館所在的街區,當時是怎樣一個印象?
     
      邵甬:印象很深刻,當時拍的很多照片至今還留著。
     
      最開始的印象,就是感覺整個街區年久失修。房子破破的,環境看上去雜草叢生,花園很大,但疏于打理。整個街區里,房子、院子內外搭建情況非常嚴重,幾乎看不出原來的建筑到底是什么樣子。
     
      還有一個很深的印象,就是這里“72家房客”的現象比較嚴重。當時,為了確認一棟樓到底住了幾戶人家,我們經常通過數電表去確認。進入住宅,情況也比想象中雜亂。有些建筑的主要結構還在,但內部已經殘破不堪。
     
      解放周一:如今,經常會有人把城市更新比作給城市有一定歷史年份的區域“動一場手術”。你們當時是怎樣確立“手術方案”的?
     
      邵甬:這個街區所在地屬于如今已并入黃浦區的盧灣區。當時的盧灣區規劃局委托我們做一個研究,起因是這塊區域馬上要開發了,已經有了開發計劃。按照當時的開發計劃,除了周公館這幾棟花園洋房不拆以外,其他沒有保護身份的建筑可以拆。把它們拆掉以后,準備建一個高層住宅樓。
     
      這其實是上世紀90年代非常普遍的一個做法,因為你不是保護建筑,也沒有任何保護措施。那么好的地段、那么好的交通區位,如果做成高層住宅樓,真金白銀馬上可以看得到。這個開發計劃當時已經有了。對我們來講,當時最大的問題,就是怎樣去改變原有的計劃。這個很難,于是,我們就開始做調查和研究。
     
      研究分為兩個部分。第一部分是對地塊里的所有建筑,一個一個地做調查。我們到檔案館把歷史建筑的原始資料都調出來,仔細了解每一個建筑最初的格局,然后再到現場去一一對應,先把所有建筑的初始特征搞清楚。
     
      第二部分的工作是研究整個區域的功能。當時研究下來,我們發現這個街區真正有價值的不僅僅是周公館這幾棟房子。梳理整個區域建筑發展脈絡,我們能夠看到上海城市百年發展的歷史進程。而且,不僅是這里的建筑,就連沿復興中路、思南路的梧桐樹,整個街區內部的大樹、圍墻、街巷,都是這個街區價值的重要組成部分。這還只是這個街區價值的物質性層面。
     
      這個街區人文價值的部分,是我們在做每個建筑的調查時,一個個挖掘出來的。比如,沿著復興中路有一棟房子,是柳亞子曾經著書的地方。思南路95號原來是梅蘭芳在上海的住宅。還有很多翻譯家、音樂家、文學家在這里生活過。當然還有周恩來、董必武等當時在周公館居住過。這個街區所承載的人文信息如此豐富,是我們此前沒想到的。隨著調查不斷深入,慢慢地,整個街區物質、非物質的價值與特色逐漸立體了起來。
     
      這一切讓我們愈發覺得,不能只是保護那么幾棟房子,而是應該對這個街區進行整體性保護,并形成一個規劃。如果按原計劃把這里變成一個高層住宅區,會給更遠的未來留下遺憾。
     
      在這個規劃里面,我們明確地提出:第一,這個街區應該從建筑的保護轉向歷史環境的保護。第二,我們不能僅僅是把建筑保護下來、留存下來就好了,還要把它們的價值充分地發揮出來。這里所說的價值,不僅有歷史的價值、藝術的價值,還有由建筑、街區衍生出來的社會的價值、文化的價值,等等。明確這個大方向很重要。后面,我們基本上就是循著這個方向往前走的。
     
      思南公館的幸運
     
      解放周一:當時,這一系列工作背后最大的挑戰是什么?
     
      邵甬:最難的是說服工作。因為如果按照我們這個方向去推進的話,第一,不可能馬上實現經濟價值;第二,沒有先例。上海單體建筑保護的案例上世紀90年代就有了,但是,對成片的街區進行整體性保護,實屬首次。
     
      當時的方向,我們很清楚,我們很堅持,但管理方和開發商還不太能夠確定。歷史街區保護與再生前期需要為修繕和房屋置換投入巨大資金,錢從哪里來,什么時候能夠收回?按照原計劃,思南路和復興中路都要拓寬,而按照我們的建議,這路是沒法拓寬了,否則復興中路南面第一排房子就面臨拆除。這下怎么辦?這些都是非?,F實的問題。
     
      這種情況下,最難的是達成一個共同的目標。不記得匯報了多少次、討論了多少次,大家從一開始心里都沒底,到后來,一起想辦法,為整個方案尋找可行的切入點,得到市、區領導的支持,得到開發商的支持。
     
      現在回過頭去看,在那樣一個時間段里,思南公館是很幸運的,并最終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保護道路。如果當時大家都說不可能,都沒有在方向明確后一起想辦法,就沒有思南公館的今天。
     
      解放周一:如今再回望,您有沒有留下什么遺憾,或者覺得有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?
     
      邵甬:我感覺,保護規劃明確了以后,在空間、景觀、建筑的設計等部分可以再多斟酌一下。
     
      歷史街區建筑的保護一般分為兩個部分。一部分是老建筑的修繕,把老建筑的特征重新找回來。在這一塊,當時我們還是很精益求精的。
     
      另一部分就是新建筑如何融入既有的環境氛圍。在當時的思南路歷史街區里面,有一些亂搭亂建的情況,還有一些建筑年久失修,周邊路段的施工加速了它們的破敗。按照我們的規劃,這部分房子基本上需要拆除,拆除了之后,就面臨如何在“空余”出來的空間里新建一些建筑的問題。
     
      為此,我們明確了新建建筑一定不要做成“仿古建筑”的原則,要求新建筑的高度、材料、顏色等要和歷史環境相契合,還要在此之外營造一些公共空間。當時,建筑師們在這方面做了很多研究。但現在回過頭來看,那時留給我們細化研究的時間還是太短了,在空間尺度的把握等方面應該更精細、更有耐心一點。
     
      思南公館是幸運的。街區風貌保護工作基本完成以后,業主方做得特別好的一點,就是在整個施工完成以后,在這個空間里策劃、組織了大量公益性強且面向整個城市的公共文化活動。如果沒有他們后續的發力,思南路歷史街區很可能一不小心就成了一個旅游景點,或者只是成為一個供人消費的空間。這在上海這樣一個國際性大都市的高速發展期里是難能可貴的。
     
      研究是風貌保護的前提
     
      解放周一:十余年,您參與了上音歌劇院的新建。很多人以為上音歌劇院是一座全新的建筑,為何也會面臨歷史風貌保護任務?
     
      邵甬:上音歌劇院的情況比較特殊。這塊地屬于上海音樂學院。擁有一個可以為全校師生提供教學實踐和國際文化交流的場所,是幾代上音人的夢想。但因為這個基地所在的區位太重要了,位于上海衡山路—復興路歷史文化風貌區(以下簡稱“衡復風貌區”)的核心區域,受到一系列風貌保護方面的硬約束。
     
      上音方面曾面向全世界進行建筑方案招標,希望能夠找到一個既滿足校方需求,又能與周邊環境風貌相契合的方案,可惜因為種種原因,一直未能如愿。
     
      2014年,我在徐匯區規劃與土地管理局掛職副局長一年,分管風貌區保護與管理工作。上音是其中一處很重要的工作點。在此機緣下,我了解了上音方面的難處,提出通過做研究來尋找項目的突破點。畢竟,對于這樣一個規格的設計而言,請建筑大咖來做設計并不難,難的是做出真正符合要求的設計。如果設計者對所在基地的歷史、文脈、風貌、環境以及建筑功能沒有深入了解,是很難將設計引向正途的。所以,一切工作得以展開的前提,還是要做好前期的研究。
     
      巧的是,當時,法國建筑師包贊巴克正好有事來滬訪問。他是法國首位獲得建筑界最高獎普利茨克獎的建筑師,擅長將一個大型建筑恰到好處地融入街區。更巧的是,他曾參與巴黎音樂城的設計,對音樂建筑有獨到見解。在實地參觀并了解相關情況以后,沒想到,他一下子就很感興趣,答應幫助我們一起來做上音歌劇院建設前的研究。研究內容包括整個建筑的尺度問題與功能定位;建成后的歌劇院到底面向校內、面向校外,還是兩者兼具;如何既體現建筑獨特風格,又符合風貌保護要求,還能解決具體的實際問題。要知道,上音方面對這個歌劇院的聲學要求非常高。就是在這樣一個基礎上,我們的合作開始了。
     
      最終呈現在大家面前的這座上音歌劇院,是法國包贊巴克建筑事務所、同濟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(集團)有限公司、徐氏聲學、英國劇院設計咨詢公司等中外團隊聯合設計的成果。通過媒體的傳播,很多市民已經了解了這座建筑的一些特點。比如,它是國內首個采用整體隔振技術建造的全浮結構歌劇院,設計師通過精準、巧妙的設計,解決了建筑緊鄰軌交線導致的隔振、隔音問題。但同樣值得大家留意的是,最終實現的這個建筑外部看上去非常低調,卻又和周邊環境、和風貌區整體融合在了一起。上音歌劇院是一個體量很大的建筑,這是歌劇院功能要求使然。但如果從外面看,你并不會覺得它很大。這背后靠的就是建筑大師一系列精心、巧妙的處理,以及扎實的前期研究。
     
      上海有了希望堅持的方向
     
      解放周一:如果說,10年前的思南公館改造工作尚處于探索期,今天再做上音歌劇院的規劃建設,大家的共識是否更容易形成了?還是說,相關工作仍然會遇到新的難題?
     
      邵甬:誠如你所說,思南公館當時的保護工作真的是探索。在1999年,思南路花園住宅區作為上海市政府確定的“歷史建筑與街區保護改造試點之一”,在理念、目標和方法層面,都具有非常特殊且重要的探索性意義。
     
      但此后的十余年間,上海歷史文化風貌區重新劃定,每一個歷史文化風貌區都編制了相應的保護規劃。市、區層面先后出臺了相應的風貌管理規定和辦法。上海歷史文化風貌區保護領域的制度建設基本框架逐步形成。一系列制度建設,使位于衡復風貌區的上音歌劇院建設有了可循的章法。一旦遇到問題,大家一般不需要從制度上進行探討,更多地聚焦操作層面的具體問題。
     
      就像這次市、區規劃局與包贊巴克團隊交流、討論,從一開始就同其明確,“我們會以‘巴黎的要求’來評價你的設計?!?/div>
     
      解放周一:什么是“巴黎的要求”?
     
      邵甬:巴黎對歷史風貌保護的要求非常嚴格,不僅城市整體控制得非常好,對街區中新建筑與周邊環境協調方面的要求也非常高。所以,這一次在上海,我們也希望能夠在鼓勵高品質當代建筑實踐的同時,遵從嚴格的風貌保護要求。希望新建的建筑能與既有的周邊環境協調一致、相得益彰。這是上海歷史風貌保護應該有的一種態度,也是上海應該鼓勵、堅持的一個方向。
     
      經過多輪次討論,包贊巴克把更多的思考體現在了最終的設計成果中。如今,在上音歌劇院東面沿街角轉彎處,設計師特別關注到了整個建筑與周邊環境的自然過渡與銜接,并形成一個適度的開放空間。但是,沿淮海中路、歌劇院西側靠近上音校園入口的部分,無論是建筑立面,還是其他設計細節,都處理得比較低調、優雅。大師的作品,宛如從歷史的環境中“生長”出來。
     
      解放周一:有沒有什么特別的工作機制,確保合作者之間積極、充分的交流與討論?
     
      邵甬:在此過程中,很重要的一個工作機制就是專家特別論證制度。每個階段成果出來后,我們都會組織方方面面的專家,一起來看目前的設計是否符合要求,并在討論當中推動各種問題的解決。
     
      解放周一:歷史街區的保護與再生,是上海新一輪總體規劃城市更新中的一個重要內容。站在這個新的起點上,上海會否面臨新的挑戰?還是說,我們只要沿著既定的路,一步一步往前走就好?
     
      邵甬:我最近在上海又跑了幾處街區??傮w的感受是,現在我們真的面臨新的挑戰。
     
      如今,城市更新這個話題非常的熱門。越是在這樣一個背景下,我們越是要警惕,城市更新成為一棵“圣誕樹”,什么都可以往上面掛;我們要注意區分,哪些項目是真正的更新,哪些則屬于城市再開發的范疇。我們還要當心,別讓一些微更新項目變味成一場新的城市美化運動。所謂城市美化運動,往往形式大于內容,卻未必能真正切入社區的實際問題。
     
     ?。▉碓?《解放日報》 記者 柳森 責任編輯 王鵬程)

   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

    聯系我們

    電話:022-28220288 Tel:022-28220288
    傳真:022-28220955 Fax:022-28220955
    郵箱:zonghe@thard.com
    E-mail:zonghe@thard.com

     

    這是描述信息

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這是描述信息

    移動端官網

    ? 天津市歷史風貌建筑整理有限責任公司

    津公網安備 12010302001453號 津ICP備:10001213號

    斗牛赢现金